夜夜大秀丨爆乳女主播随你玩丨珍藏禁片等您看丨点我下载

欲望中的女孩:



人物表:
萧潇:S市省立大学转播系研究生
23岁、身高1米64、体重49KG
身材娇小,清纯漂亮,典型的都市女性,时尚、独立、率真。
叶岚:萧潇的同学和室友
25岁、身高1米67、体重52KG
身材骨感,非常有气质,幹练成熟很有女强人的风度,但是在感情上
却敏感而不自信。
林寒:萧潇的同学和室友
25岁、身高1米68、体重56KG
身材高挑而不失丰满,姿色一般,对待爱情已经失去幻想的现实女
性,阅歷较浅涉世不深。
陈风:S市省立大学中文系研究生
24岁
萧潇的男朋友,宽容、大度颇有绅士风度的校园才子。
李浩:S市省立大学传播系本科生
23岁
叶岚的男朋友,家境殷实,曾经游戏人生,但对叶岚的感情却十分专
一,多少有些女子气的英俊少年。
杨蓬:S市省委小公务员
29岁
林寒新认识的男朋友,被机关生活磨平了棱角的小职员,身材高大仪
表堂堂。
罗松:S市日报编辑
31岁
萧潇的追求者,成熟沉稳的“成功男性”。
贾帅:S市省立大学转播系在职研究生
28岁
林寒的“追求者”情场老手,品行卑劣。
方云:李浩的同学和追求者
23岁、身高1米65、体重50KG
性格执着,温柔优雅的现代淑女。
背景:
研一的5月——研二的十月
S市——北方美丽的城市。
声明: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PART A:林寒
对于这座北方的城市来说,今年的夏天来得多少有些早了,才刚过了春假,天气就陡然热了起来。
由于老师临时有事情下午的课并沒有上成。林寒独自走回公寓楼——学校特別照顾研究生将在校园对面新盖的学生公寓分给了他们。
新公寓楼虽然只有6层,但裏面却十分干净宽敞,研究生3个人一个寝室,两室一厅,实行的是全公寓化管理。由于裏面住的培训生、进修生和研究生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因此管理也很是宽松,男女生可以随便出入,而且晚上12点才封楼。
本科时候威严的舍监、经常有老鼠出沒的寝室都已经一去不返了,这使得林寒他们常常生出几分作为研究生的优越感。
林寒的寝室在6楼的最北端,算是最偏僻的一间了,她打开门,刚走进客厅就看见客厅裏有一双男人的皮鞋。
“一定又是萧潇又把男朋友带来了。”她想。
萧潇的男朋友和萧潇是本科时候的同学,现在在中文系读研究生,萧潇经常把他带进寝室来。她尽量放轻了脚步不想惊动这对情侣,不料经过萧潇的房间时却听见裏面传来一阵阵异样的响声。
“你急什么……轻点……疼死我了……”萧潇娇媚的声音从裏面传来。
“一会万一叶岚姐她们回来,咱们多尴尬呀!”显然这次是萧潇男朋友的声音。
“不会的,她们刚去上课,今天的课得上一下午呢!”萧潇还沒有说完,就又哼了几声,然后就是两个人沉重的喘气声音。

听到这裏,就是傻子也会知道裏面在幹什么。林寒下意识地捂住嘴。
“萧潇这丫头竟然大白天的和男朋友在寝室裏做这种事情。”林寒想着,好奇心却促使她走到萧潇的房门前。分寝室的时候由于萧潇最小,她便和叶岚让她住单间而她和叶岚则合住一间,沒想到却成全了萧潇和男朋友的好事。
透过门缝,林寒看到的是一幅令人心跳的场面:
地下散乱地扔着女孩的胸罩和内裤,萧潇赤裸着下身躺在床上,身上仅有的一件黑色的吊带衫也被高高的掀过胸部,一对虽然不大但是形状很漂亮的乳房挺立着,嫩红的乳头显示着少女的青春。
一个和她年龄仿佛的男孩也光着下身在她身上“耕耘”着。男孩中等个子多少有些单薄,做得却十分卖力。两个年轻的身体在床上紧紧地纠缠着,不时发出肉体碰撞和呻吟的声音。
林寒感到下身一阵阵燥热,她在大二时候就经歷过了男女之事,但是夺走她第一次的学长却在毕业后不久就将她抛弃,在那以后她就再也沒有和別的男人上过床。
现在她虽然也有了男朋友但只是朋友介绍的而已,交往不到半年,还沒有到可以到坦裎相见的程度。有时实在有欲望的时候只好“自摸”来解决,如今却看见“活春宫”怎能不使她心潮澎湃?
林寒知道,偷看朋友作爱实在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站在门缝处。
裏面两个人纠缠着,相互亲吻抚摩着对方,足足过了10分钟,男孩突然说道:“我实在挺不住了,射在裏面行吗?”
“你想中‘彩票’呀?”萧潇调皮的说道。
男孩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拔出阳物来,在萧潇光滑的小腹上射了出来。
林寒赶紧离开萧潇的房门,但是裏面却沒有结束的意思,两个人正说着话。
“不好意思,我好多天沒和你在一起了,有点着急了。”男孩显然对自己的表现不太满意。
“真是个温柔的情人。”林寒不禁有些嫉妒的想。
“那说明你这些天沒有‘采野花’。”萧潇调侃道。
“要不然咱们再来一次吧?”男孩说道。
“你能行吗?”萧潇索性把仅有的黑色吊带衫也脱了,随手扔到地上,“反
正她们一时也回不来,本姑娘今天就奉陪到底。”萧潇挑衅地说。
萧潇的话音未落,男孩就又一次把她按在床上,把头埋在她两腿之间,在女孩私处亲吻起来。
“你变态呀!”萧潇假意地挣扎着,嘴裏却发出了急促的呻吟声:“哦——嗯——”萧潇极力压抑着的呻吟声很快传遍了屋子。
林寒不敢再看下去,迅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连鞋也沒有脱就把手伸进长裙下面,从内裤的缝隙伸进去,在茂密的毛丛中找到阴蒂,下身此时早已湿得一塌煳涂,她熟练的揉捻起来,很快全身绷紧,一阵强烈的快感从阴蒂传来,她强忍住沒有出声,浑身一阵阵地颤抖着,很快享受了一次高潮。
林寒换了条干净的内裤,轻轻地走到厅裏,萧潇的房间裏仍然断断续续地传出呻吟声,林寒悄悄地开门走在慢慢的关好走出了寝室。
走到马路上,林寒不禁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有些脸红。
“难道真是太长时间单身生活的结果?”她问自己。
“食色性也,这是圣人的教导,我是凡人自然不能免俗。”她自我安慰着,突然想起件事情来,掏出电话拨通了叶岚的号码。
“叶岚,你在哪里呢?什么时候回寝室?”
“我在资料室查资料,正要回去呢。”
“你先別回去,等过了五点钟再回来。”
“为什么呀,是不是你们家杨蓬来了?”叶岚开着玩笑。
“不是杨蓬,是萧潇的那位,我刚才回寝室时看到陈风进咱们寝室了。”林寒撒了一个谎。
“我说她怎么跷课了。”叶岚笑着说,“那咱们都得去图书馆待会了吧。”
叶岚无奈地说道。
实际上林寒是很羡慕萧潇的,她想叶岚会也有同感。原因很简单:萧潇比她们年轻了整整两岁——萧潇和她们不一样,她并沒有工作一年再考研,而是毕业了直接就考上了研究生,而且还早上了一年学。
更重要的是,比起那些多少有些死板的女研究生不同,萧潇从来是充满活力的。她聪明而富有灵气,也沒有什么城府,活得洒脱而自然,再加上天生丽质清纯漂亮,走在街上几乎每个人都字会把她当成大一大二的女孩子看。
甚至有一次她们三个人在公车上给一个小女孩让座位时,那个小女孩叫她和叶岚叫阿姨而把萧潇唤做姐姐。
“难道只差两岁就会差那么多吗?”林寒暗暗问自己。
实际上她知道年轻与否不光要看外表,更要看是否有一颗年轻的心,只是经历了失败的初恋后她就早也便得心事重重,甚至有些老气横秋了。
 午夜:
刚刚熄灯,林寒却夜不能寐,客厅裏萧潇正和男朋友讲着电话。
“你今天也够累的了,早点休息吧。”萧潇还沒说完就吃吃地笑了起来。
林寒听着,心裏又如长了草一般。她明白萧潇话的意思。傍晚她和叶岚回去的时候,陈风仍然在萧潇的屋子裏。
“也许他们一下午都在翻云覆雨。”林寒一想起下午看到的心跳场面就浑身燥热起来。杨蓬也向她提过性方面的要求,但是初恋时候轻易失身被骗的教训却让她有些心有馀悸,她可不想重蹈覆辙。
杨蓬虽然工作不错在省委做公务员,对她也不错,但是沒有什么本事。已经参加工作六年了却还是级別最低的“幹事”,而且还是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清水衙门”的“离退休幹部工作处”工作。每天只是做些为老幹部送大米、豆油,陪老幹部看病疗养的琐碎工作。
不仅朋友们有些瞧不起杨蓬,连林寒自己也拿不准主意。尽管现在看来杨蓬对自己还不错,连说话都是轻声细气,也经常问寒问暖,算得上体贴,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我已经输不起了,应该找一个条件更好的。”在林寒的心裏,一直有一个声音反復提醒着她,因此使得她对杨蓬总是若即若离。
第二天是週末,中午的时候杨蓬突然打过电话来:“我今天下午沒有事情,你有空吗,能不能过来一趟,我有一个星期沒见到你了。”杨蓬哀求的说道。
林寒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下来,回寝室去换衣服。
对着镜子,林寒换上了一身白装,白色的短袖衬衫白色的七分裤,把她高挑而不失丰满的身体衬托到十分匀称。
“你看这套衣服是不是把我显得有些胖?”林寒对自己的身材像对自己的外貌一样沒有什么信心。
“这样才sexy。”萧潇笑着说。“你那不叫胖,叫丰满,陈风还嫌我太瘦了呢,我还真挺羡慕你的。”萧潇接着说。
林寒微笑了一下,的确平时萧潇总是抱怨自己瘦,为此在洗澡的时候林寒还特意观察过萧潇的身体。萧潇虽然身材娇小但是一点也不单薄,只是乳房确实有些小,也许这就是她抱怨自己“瘦”的真正原因吧。
“你去见杨蓬吗?”
“他非要见我。”
“实际上,杨蓬对你挺好的。”萧潇认真的说。
“那陈风对你呢?”
“怎么好我倒还沒觉得,可能是相处太久了吧,不过平时都是他让着我。”
杨蓬的宿舍根本无法和林寒的比。一间只有十二平米的小房间住了两个人,裏面除了两张床两套桌椅外再无其他,甚至还不如大学裏的教工宿舍。
杨蓬的床铺还算整洁,显然精心收拾过。
“你喝点水吧,我给你找水果。”杨蓬看见林寒来了异常殷勤。
“你同事呢?”林寒指着空着的那张床问。
“他去女朋友那了,今晚恐怕都不能回来,真幸福呀。”杨蓬发着感慨,脸上却露出一丝不容易觉察到的微笑。
两个人沒聊几句天杨蓬就不老实起来,在林寒的脸和脖子上不停的亲吻。
“我对你是真心的……我这次是认真的……今后一定会对你更好……我看见你之后就再沒有想过別人。”杨蓬断断续续的说着情话,在林寒听起来却是非常拙劣。
杨蓬越来越大胆了,颤抖着解开林寒的上衣扣子,顺势把林寒压在床上。林寒裏面只有一件胸罩,杨蓬笨拙地一边在林寒裸露的胸脯肩头亲吻着一面寻找着胸罩的扣子,终于费力的解开了林寒胸罩的挂鈎,一对非常丰满的乳房立刻弹了出来。林寒的乳房足有36D,是最让林寒有自信的地方。杨蓬像发现珍宝一样手口并用地抚摩、吸吮着。
林寒本想阻止他继续动作,但是乳头却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她觉得刚刚平復的欲念又一次在心底升腾。
林寒的犹豫使杨蓬更加大胆了。他解开林寒的皮带将林寒的裤子和内裤一下就褪下到膝盖。
“你就给我一次吧,我一定好好对你,不让你失望,真的,我是真心的,我真是想你想得不行了。”杨蓬语无伦次的说着,犹如呓语一般。双手在林寒丰腴的大腿上抚摩起来,一阵阵快感传到林寒的大脑裏,林寒彻底投降了。
杨蓬似乎察觉到林寒已经决定放弃抵抗,于是把头埋在林寒的大腿上拼命的舔吮着。
林寒的下半身肉感十足,大腿包括阴阜都异常丰腴饱满,她显然发育得很充分,骨盆有些过分的展开着,屁股结实硕大,阴毛杂乱地长满了整个阴阜,把私处完全覆盖住。这一切虽算不上美丽,却很性感,极大地刺激着杨蓬的神经。
他已经是欲火中烧,手忙脚乱的脱下裤子,拽过枕头埝在林寒丰腴的屁股下来,然后挺起粗大的阳物一击即中。
“爽死我了!”进入的一刹那杨蓬忍不住说了一句。
由于很长时间沒有异性的插入,虽然已经很兴奋了,但是林寒还是有些不适应,下体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她哼了一声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想减轻一下下体的不适,不料却更加刺激了杨蓬。
杨蓬刚抽动了几下,身下的林寒就扭动起来,阳物被阴道腔肉挤压着令他根本无力招架。
“我不行了。”杨蓬只动了十几下就低吼一声,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而出,他急忙拔出阳物,结果大量的精液都喷射在林寒的阴道口上,茂密的阴毛上沾满了白色的精液。
林寒沒想到杨蓬这么快就射精了,心裏有些不快,下体又痒又痛,但又不好说什么。杨蓬则一个劲的道歉。
“对不起,我一时冲动,你原谅我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更好的。”他有些俗套的解释着,眼神中却带着几分得意。
“费了半年劲终于到手了。”杨蓬有些扬眉吐气地想。
穿好衣服,杨蓬踌躇满志的谈起了未来:“我估计年底我就能提副科长了,到时候就可以有房子了。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杨蓬的话令林寒哭笑不得,才认识半年就谈婚论嫁这令林寒有些意外,她宁愿把这当作是杨蓬在欲望满足后的许愿。
有这么一种人,似乎生来就註定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好幹部,从出生他们就要充当这样的角色。叶岚就是这样的人:在幼稚园的时候她就是阿姨最喜欢的孩子,刚上小学就当上了班长,上初中时则是班裏的团支书,到了高中则是省优秀学生、学生党员,大学则是校学生会副主席,在校团委工作一年后又轻而易举的考上了研究生,现在是研究生院的学生会主席。
从小到大一直被数不清的光环笼罩着,有时她觉得很骄傲,有时候她又觉得很累,毕竟要时时刻刻做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给別人看,甚至和男朋友亲热都因为要考虑影响而“偷偷摸摸”也确实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也许是由于她过于出色了,那些男同学都对她敬而远之,根本沒有一个敢追求她的,而那些自命不凡的“学长”们在叶岚的眼中又未免有些过于做作,直到大四的时候,一直单身的叶岚突然做出了一个足以轰动全系的决定:接受了李浩的追求。
李浩是她的学弟,小她两届,当初接新生的时候正是叶岚负责接的他。李浩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平时文质彬彬的样子,也很会讨女孩子欢心。开学之后就一直叶岚姐叶岚姐的叫着,叶岚也乐意认这个清秀的男孩做小弟弟。
李浩很受女孩子欢迎,在叶岚的印象中他身边似乎从来沒有缺少过女孩子,那些女孩子个个都是年轻漂亮,活泼可爱,充满着青春的活力,令叶岚有些自惭形秽,但是李浩却从来不承认她们是自己的女朋友,只说是“普通朋友”而已,为此叶岚还劝过他,要对感情认真,不能游戏人生。
“她们也沒和我认真呀,而且我要是找女朋友也要找像叶岚姐这样成熟有气质的女孩。”李浩一脸诚恳的答復道。
起初叶岚只把李浩的话当成是玩笑而已,但是不知不觉间她却和李浩走得越来越近,渐渐的她也有些喜欢上这个男孩了。和他在一起叶岚总是觉得很开心,根本不用在伪装什么,这个男就犹如一缕清风,给她以前一直沉闷的生活带来了清凉和活力,终于在叶岚毕业之前两个人正式走到了一起。
有时候叶岚对自己的决定感到不可思议,她一直是循规蹈矩的生活着,如今却进行着十分“前卫”的“姐弟恋”,尤其是在大学裏,这种“姐弟恋”就更加稀少,也就更显得“前卫”。一时间大学裏各种议论都传到叶岚的耳朵裏:有贊叹的,有羡慕着,有对他们前景表示怀疑的,更有出言不逊者说是叶岚身为学生幹部,利用职务之便勾引英俊家资殷实的学弟的。对此叶岚哭笑不得,只好人他们去议论。
然而她可以不顾忌別人的议论,却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感受。
虽然李浩一直对叶岚十分体贴关心,而且对她也很专一,自从和叶岚在一起后,他身边那些女孩子也再也沒有出现过。但是叶岚还是觉得有些担忧,每次和李浩走在大街上,她都会觉得自己像李浩的姐姐而不是情人,而李浩朋友们第一次见到他们在一起时略显惊讶的眼神也刺激着叶岚。在李浩的面前,叶岚既放不下“学姐”的架子,又对自己的容貌和年龄沒有自信,总是莫名的陷入情绪低落之中。
中午:寝室裏
叶岚这几天情绪一直低落,萧潇正在劝说着她。
“李浩最近总是要我见他的父母,可是我实在沒信心去见,他家裏人要是知道他找了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女孩一定不会高兴的。”叶岚在萧潇的追问下说出了情绪低落的原因。
“叶岚姐,实际你沒有必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虽然你比李浩大两岁,但是一点也不显老,何况女孩子在25岁左右正是最好的年龄,你又这么出色,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才是呀。”
“我也不是对自己沒有信心,只是怕他因为我和家裏人不愉快,他却总让我和他回家。”叶岚有些言不由衷。
萧潇见叶岚仍然不开心的样子,于是就换了一个话题。
“叶岚姐,你们是不是还沒有做那件事?”萧潇一本正经的问道。
叶岚虽然已经和李浩交往两年了,但是始终沒有发生关系,每次亲热时她只让李浩抚摸她的乳房,腰以下的部位却始终不让李浩染指。不过李浩似乎也不在意,从来沒有表示过不高兴。叶岚并不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她只是觉得和李浩未来还沒有确定,她不想那么轻易的发生关系,在她的观念裏,发生性关系意味着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基本稳定了,她知道,她的“守身如玉”实际上只是对和李浩关系沒有信心的一种表现而已。
“我觉得两个人只有关系发展到了那一步才能做那种事情。”萧潇的话正问到了叶岚的痛处,一方面她由于对和李浩的前景沒有信心而回避和李浩发生性关系,另一方面总怕李浩会因此移情別的女孩。
“可是在我看来,也沒有必要把那种事情看得太神圣了,它就和我们吃饭喝水一样平常,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都会有需要,只要是和爱的人在一起就沒有什 么不对的。”萧潇说道。
叶岚无语。“也许是自己的观念真的落后了?”她在心底问着自己。
两个人正聊着,突然想起了敲门声,李浩正站在门口。
“叶岚姐,我出去办点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萧潇笑着说,回房间换了件衣服走出门去。
由于是在寝室裏面,叶岚打扮的很随意。只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连衣裙,可以隐约看见裏面的乳罩和内裤的轮廓,头髮也随意的挽起,脸上未施粉黛,看上去颇有些颓废的“小资情调”。
“你先坐着,我给你拿听可乐,”看着李浩清秀的面容,叶岚心中生出一股柔情。
这几天叶岚心情一直不好,对李浩不冷不热,但李浩却一定也不生气,叶岚不和他见面,就每天晚上打电话来,言语依旧温柔体贴。萧潇和林寒十分羡慕。
“在这个社会裏,找一个真心对自己的男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每每想到这点,叶岚就总觉得愧对李浩,可是又不知如何补偿,她天生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
“叶岚姐,你不用忙了,我就是想和你待一会……”李浩突然从后面抱住叶岚,嘴唇温柔的在叶岚修长的脖颈上亲吻着。
叶岚被李浩的举动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绷紧。“大白天的,別这样,”她下意识的反抗着。
“这么多天你都不肯见我,我是真想你了!”李浩温柔的说着情话,手也开始隔着连衣裙抚摸起叶岚的身体来。
叶岚想移开李浩的手,但是李浩动作很坚决,仍然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
“別这样,万一有人进来多不好。”叶岚不安的扭着身体,想摆脱李浩的爱抚,但是却更刺激了李浩。
李浩突然粗暴起来,一下子把叶岚压到床上,舌头蛮横的掘开了叶岚的嘴,贪婪地吸吮着叶岚的舌头,叶岚被动的承受着,两个人的舌头很快绞在一起。李浩一边和叶岚接吻一边把叶岚连衣裙的肩带拉下去,裏面白色的乳罩呈现在他面前。叶岚女性特有的体味传入他的鼻腔,这更加刺激着李浩的神经,他离开了叶岚的唇,在叶岚裸露的肩头亲吻着,双手绕到叶岚的后背,麻利地解开叶岚胸罩的扣子。
“叶岚姐,你给我一次吧。”李浩并沒有在叶岚的乳房停留,而是直接把手移到叶岚的大腿上,掀起了叶岚的裙子,在大腿跟部摸索着。
叶岚本想拒绝,但是不知怎地耳边却响起萧潇刚才说的话,本想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你快点吧,一会林寒可能回来……”
李浩受到了鼓励,动作更加大胆起来。他把叶岚的内裤褪到大腿处,高高的掀起了叶岚的裙子,此时的叶岚虽然连衣裙还挂在腰上,但是三点盡露和赤身裸体也沒有什么分別。
面对叶岚的身体,李浩却楞在那裏。
实际上叶岚的身体算不上完美,她的乳房虽然不小,但是形状却并不漂亮也不够坚挺,而是有些扁平,乳头有些凹陷;大腿还算修长,这也是叶岚对自己最有信心的部位,但是髋部却发育的有些过于充分,大大的展开,把屁股显得有些过分丰腴,阴户阴毛很茂密,一直延伸到小腹,一点也不像少女的样子。但是这一切在现在的李浩看来却是世间最性感的一幕。
他过了十几秒才想起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脱下裤子把已经勃起的阳物凑到叶岚的两腿之间。
“哼——”叶岚突然呻吟了一声,原来李浩沒有经过任何前戏就硬插进去,叶岚还是处女,下身自然很紧,突如其来的撕裂感令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李浩也被吓了一跳,他清醒了很多,“我弄疼了你吧,”他问道。
叶岚一直害怕林寒突然回来,因此一心希望李浩快点完事,于是强作镇定,“你尽管弄吧,我沒事……”
李浩这才开始抽动起来,未经人事的阴道被李浩型号不小的阳物抽插着令叶岚觉得十分不适,但她还是极力承受着,不再吭声。李浩显然也沒有什么经验,动作时轻时重,而叶岚的阴道并沒有怎么湿润,又紧又幹,使他更多时候只能在叶岚的阴道口摩擦,结果阳物还几次从叶岚的阴道裏滑了出来。
李浩生涩的动作却刺激了叶岚,一阵阵刺痒的感觉从下体传来,李浩却迟迟沒有射精,焦急的在叶岚的阴道口摩擦着。叶岚想帮帮他却有不知从何入手,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躺在那裏任李浩折腾。
虽然一开始凭着蛮力一下就成功的插入,但是叶岚干涩的阴道却使李浩的阳物更多时候不能完全插入,倒是叶岚的阴毛不停的刺激着李浩的龟头,令他觉得十分舒服,最后他索性不在叶岚的阴道裏抽插,而是拔出阳物,紧贴在叶岚的阴户上,在茂密的毛丛中摩擦起来。龟头上的酥麻感越来越强烈,终于一股精液不可遏制的从马眼裏喷射出来。
“啊——”李浩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一波波精液喷射在叶岚的阴户、大腿上面,一直喷射了十几次才停下来。叶岚的下身和床单上早已是一片狼籍。
清理好秽物,整理好衣服,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这时李浩才发现床单上有一小滩殷红,他又一次楞住了。
“是不是觉得都25岁还是处女很不可思议?”叶岚幽幽的说道。
“你放心叶岚姐,我一定会负责任!”李浩一脸虔诚。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算不了什么,你也沒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们跟以前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叶岚尽量平静的把刚才萧潇的理论重复给李浩。



上一篇:妻子婚前被轮奸 下一篇:在购物中心做爱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